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园地 > 法官札记
审理离婚案件随笔
作者:李少锋  发布时间:2018-07-05 16:37:07 打印 字号: | |
  笔者供职一基层法院,自1996年到法院工作以来主要从事民事审判工作,在民事案件中比例最大的就是离婚案件。清官难断家务事。多年的司法实践,让笔者对离婚案件审理中的一些情况,有了一定的感触和体会。

  对于离婚案件,人民法院审理的一个出发点就是认定“双方夫妻感情是否完全破裂”。然而,笔者发现,事实上大部分的离婚案件当事人争议重点都放在了财产上,其次是债务或者孩子抚养,所以笔者有时很无奈,为何感情大多输给了物质?细想一下或能从以下方面窥见倪端。

  我国现行的住房制度,大致是农村“一户一宅”及城镇“商品房”制度。但记得90年代初,笔者所在的县城还有很多“公租房”,当时租金也就是每月十几元钱,但也从那时开始“商品房”横空出世,公租房就慢慢被拆迁开发成楼房了。在笔者当地,最初的房价大概在每平米300元左右,到90年代末也只是涨到了每平米500元左右,但进入21世纪后,房价却一路高歌猛进,而男女比例失调,婚姻成本的增加,从一定意义上助推了房价上涨。房价的升高又衍生出“按揭”这一银行产品,一套商品房的按揭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或更长,而婚姻的前十至二十年,是变数最大的,一旦出现感情问题,财产纠纷自然少不了。

  关于债务的问题,婚姻法只作了原则性的规定,但从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可以看出司法的与时俱进。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及市场经济的发展,债务纠纷开始增多,多数男性本着天然的责任感,在发现自己债台高筑时会选择与妻子离婚并背负全部债务,这就催生出最高院关于夫妻债务的第一个司法解释,也即民间所称的“二十四条”,该条规定了夫妻存续期间的个人债务以共同债务论处,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在实践中又让一些不知情的配偶无缘无故背上债务,甚至有配偶一方与第三人串通损害配偶财产的现象出现,这样最高院在二十四条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二款,但民间对这二款显然不买账,废除“二十四条”的呼声仍然高涨,加之我国近几年对征信体系的日趋完善,在债权人与非举债配偶的利益取舍上,最高院的天平最终偏向了后者,因为前者可以通过“共债共签”的方法提前规避风险,而后者从某种层面上讲只能依靠上帝。但客观来讲对夫妻存续期间的个人债务不管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都只是相对公平。

  婚姻本是成年男女基于感情结成共同生活的一种关系,所以婚姻本该靠感情维系;而婚后财产本属于缔结婚姻的男女双方在婚前应该自行处理的事情,却被写进了婚姻法里,这点笔者认为法律有“越位”的嫌疑;这也是为什么离婚案件在财产及债务问题上易产生争议的根本原因吧。具体到我国夫妻财产的法定共同制,这虽然体现了立法者希望夫妻之间财产透明、共有或维护女性利益的美好愿望,但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我国现阶段对于个体收入的行政管理手段有限,甚至存在盲区,靠个人自觉将收入归为夫妻共有显然存在人性风险,所以该规定在现实操作层面上存在制度缺陷且易使部分民众产生婚姻可以致富的价值误区,而在选择伴侣时抛开人品而转为财产,所以离婚案件中“物质”依靠婚姻法的利剑完胜“感情”。

  笔者认为,婚姻虽系个体行为,但离不开国家婚姻制度的作用:正常的家庭共享阳光、共担风雨、携手到老,不需要婚姻法操心;失衡的婚姻同床异梦甚至尔虞我诈,才需要法律调整;而如果法律制度不能将婚姻引向感情,而是让当事人在财产的争夺中打的鼻青脸肿,而且一方当事人很容易就能隐藏财产,又加重当事人对法院公正性的怀疑,这种存在“双输”风险的制度设计是不是与法律的价值背道而驰呢?

  笔者,希望立法部门能够在婚姻及其他与百姓息息相关的制度上更加完善,也希望天下夫妻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责任编辑:抚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