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外作品 > 文学
再读《文化苦旅》
作者:南城县人民法院 吴琦  发布时间:2018-06-19 10:01:45 打印 字号: | |
  偶得机会,从书橱中拿下了《文化苦旅》,第一次拜读已是近十年前的事了。

  学者余秋雨推开书房的门,换上远行的装束,单身孤旅至莫高窟、月牙泉、白莲洞、都江堰、天一阁…….走一地写一篇,于是有了这本文化散文集《文化苦旅》。书中看似旅行游记,其中的所思所想所问却是文化品格和良知,是一代代中国文人的心路历程。个人最喜欢的是其中的《道士塔》、《风雨天一阁》。

  《道士塔》的主人是王圆篆,他是莫高窟藏经洞的发现者和莫高窟的维修人,又被人说成是出卖藏经洞文书的罪人和中国文化史上的卖国贼。中央电视台曾经拍了一部《敦煌》纪录片,纪录片的书籍也一并出版了,里面详细记载了敦煌的前世今生。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文献,被称为人类进入中世纪历史的钥匙,可见它的历史文化价值有多么的珍贵。这样的瑰宝在当时早已被中国人遗忘,却被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俄国人、日本人以微薄的价格从王圆篆手中换走了,只留下了一些散乱的资料。每每读到此,总感到满腔的屈辱,可却无法把过错全归于王圆篆。他本是一个地道的农民,逃荒到了甘肃,做了道士,是邻居们口中的“好人”。《道士塔》中有段描述他所做的事:他对洞窟中的壁画有点不满,暗乎乎的,看着有点眼花,于是找人帮忙反复把壁画刷了两遍,壁画完全看不见了为止,幸好因为预算才达观地放下了刷把。一个完全不懂文化的平民。莫高窟里的文献本是有机会留在中国的,王道士也曾拿过些文献送给当地官员,但是居然没有引起回响。1900年,在那个腐朽的、没落的清政府,饱读诗书的官员们应觉出了文献的价值,也只是时不时让人送点来中饱私囊,竟无一人想要保护祖国的遗产。陈寅恪说:“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恨只恨当时的国弱、政府的无能、官员的庸碌。

  《风雨天一阁》是位于宁波的一座藏书楼。“天一阁”的创建人是明代嘉靖年间的范钦,名字取自《易经》中的“天一生水”。范钦早年间当官四处颠簸,最后做到兵部右侍郎,每到一处就搜集当地的公私刻本,最后建成了这座藏书楼。说到底“天一阁”只是一座私人创办的藏书楼,何以在风雨飘摇中屹立数百年不倒,也许在文中的两个故事可以给予答案。一个是:范钦在临终前把遗产分为两份让自己的后代选择,一份是万两白银,一份是一楼藏书。选择一楼藏书只意味着沉重的负担,但范钦的大儿子还是毫不犹豫的接过了父亲的遗志。另一个是:嘉庆年间一位酷爱诗书的姑娘为了登天一阁读书嫁进了范家,但终生未能登楼,郁郁而终。为了保护藏书,声名远播的“天一阁”从不向人敞开,直至百年后的大学者黄宗羲得以第一次登楼,在此后的200年间,也仅有10余名真正的大学者获准登楼。良好的家风传承让范氏后人把守护藏书楼当成宗教般的信仰,严格的家规家训让范氏后人把藏书楼做成了中国文化史上的奇迹。不为名利,不事权贵,只为了使命和担当,范氏家族的精神着实令人敬佩、感动。余秋雨说他几乎觉得天一阁可以出一个文学作品,后面确实也有人以“天一阁”为背景创作了《天一生水》拍成影视剧,剧中的爱情故事固然感人,但是在近代战火纷飞、国仇家恨时,主人公仍不忘自己的家族使命,艰难地为国家留下这宝贵的文化财富的精神更是荡气回肠、令人难忘。

  《道士塔》和《风雨天一阁》仿佛是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中的两个面,一个是无知的遗弃,一个是矢志不渝地守护。于分分合合的五千年中华文明而言,灿烂的文化传承本身就是一场艰巨而又苦难的历程,即使有野蛮的战火、无边的愚昧曾将一些文化成果焚烧吞食,幸好也曾有那么多如范氏般的仁人志士愿意付出所有乃至生命去守卫,今天的我们才得以更好地让壮阔的华夏文明传承播扬。
责任编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