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法理探讨
比较分析:国内外贪污罪主体的立法流变
作者:东乡区人民法院 龚剑飞  发布时间:2017-12-15 10:02:08 打印 字号: | |
  一、国内立法:大陆对贪污罪主体的相关规定演变

   我们对贪污罪的立法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49年至1979年,标志性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贪污条例》。第二阶段是从1979年至1982年,标志性法律是1979年刑法。第王阶段是从1982年至1997年,标志性法律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贪污贿赂犯罪的兰个立法解释。第四阶段是1997年至今,标志性法律是1997年刑法。

   1952年4月21日,我国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贪污条例》第2条把"一切国家机关、企业、学校及其附属机构的工作人员"都认定为贪汚罪主体,除此以外,该条例还把社会团体中的工作人员和现役的革命军人侵吞公共财物的行为也作为贪汚罪处理。这些立法规定充分反映了当时我国公有制占绝对地位的经济基础特点。无论是国家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都属于国家所有,那么在其中工作的人当然就成为国家工作人员,俗称"公家人"。由于立法规定与当时的社会经济基础高度吻合,所以司法实践中也很少出现对贪污罪主体身份的争议。

   1979年颁布的刑法典是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刑法典,该法第155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公共财物的",构成贪污罪。并首次将"受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从事公务的人员"纳入到贪污罪主体范围内。该法第83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是指一切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1979年刑法是改革开放初期颁布一部重要的法律,与《惩治贪污条例》相比较,对责污罪主体范围的规定明显缩小,“国家工作人员"的概念取代了之前的表述,并对"国家工作人员"的概念作了明确的立法解释。1979年刑法对贪污罪的上述规定,体现了刑法理论界对以往贪污罪主体范围过宽的深刻反思,和解除对经济发展束缚的强烈要求。然而,由于对改革开发带来的巨大变化估计不足,1979年刑法很快就无法适应新形势的要求,变得越来越滞后,在司法实践中也产生了较多争议。

   鉴于1979年刑法对国家工作人员的解释过于笼统,1982年,全国人大在《关于严惩严重破坏经济的罪犯的决定》又作出新的解释,"国家王作人员,包括在国家各级权力机关、各级行政机关、各级司法机关、军队、国营企业、国家事业机构中工作的人员,以及其他各种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工作人员首次被排除到贪污罪主体范围之外,不再被认定为贪污罪主体,这是对1979年刑法的限制性立法解释。然而,不久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又颁布了《关于惩治贪污贿赂罪的补充规定》,把"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工作人员"又重新纳入到贪污罪主体范围之内。之后,全国人大又颁布了《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犯罪的决定》,这个立法解释把公司中的工作人员从贪污罪主体中剥离出来,以侵占罪论处,而不论公司的性质是否为国有。这些变化集中反映出立法者对贪污罪主体范围的认定开始产生争议,继而影响对贪污罪主体的立法规范,并进一步在司法实务部门中产生混乱。为了在司法实践中更好的把握国家工作人员的内涵,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在1995年也相继作出了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解释强调在确定行为人身份时,应以是否从事公务作为标准,被称为"公务论"。而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则强调在确定行为人身份时,应以是否具备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作为标准,被称为"身份论"。这一阶段对贪污罪主体的立法和司法解释,集中反映出刑法理论界和实务界对改革开放以来贪污罪主体认识上的混乱,主要体现在"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工作人员"是否具备贪污罪主体身份,以及国有公司中的一般工作人员应否纳入到贪污罪主体范围。虽然,两高最终在对两类人员加以限制的基础上纳入贪污罪主体达成一致认识,但在认定标准上,又各行其是,给司法实践中对行为人是否具备贪污罪主体身份的问题带来无数纷争。

    1997年刑法对79年刑法进行了修订,使用了多个条款对食污罪进行了规范。通过这一系列条款的规定,贪污罪的主体大致被分为两大类,即"国家工作人员"和"准国家工作人员"。其中,"准国家工作人员"又可细分为四类,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下简称"非机关主体")、"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下简称"委派主体")、"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以下简称"委托主体")和"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下简称"兜底主体")。除了以上刑法规定的贪污罪主体外,全国人大常委会2000年的立法解释,把村民委员会中协助政府从事斤政管理工作的人员也纳入到贪污罪主体范围内。1997年刑法除了对贪污罪的主体进行了详细而周密的规定之外,还明确了认定贪污罪主体资格的实质性标准,即采纳了之前最髙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的意见,把"从事公务"作为认定贪污罪主体的唯一标准。总而言之,97年刑法是建国以来对贪污罪主体规定最为详尽的一部法律,并提出了"公务论"的实质认定标准,从形式上看是臻于完善,并一直沿用至今。但是,由于"从事公务”这一概念模糊,争议较大且无法统一认识,司法实践中难以操作,导致客观上贪污罪主体范围逐渐扩大,与贪污罪"从严治吏"的立法目的渐行渐远。

    综上所述,我国对贪污罪主体的立法演变,经历了一个由粗到精、范围由大到小的过程,贪污罪主体从国家公共事业中的所有工作人员逐渐缩减到仅有那些代表国家从事公务的人员。这一演变过程反映出我国经济基础从单一的公有制经济逐渐转变成混合型经济的变化情况,W及改革开放W来政府、企业职能转变带来人员身份上的巨大变化。贪污罪主体范围的不断缩小,也充分凸显出刑法对贪汚罪的立法目的,那就是"从严治吏"。

   二、域外考察:国外对贪污罪主体的立法规定

   国外刑法,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大都没有将贪污罪作为一类犯罪进行特别规定,而是根据其客观行为要件将其归入侵占罪等罪名中,把特殊身份的行为人作为加重情节予以处罚。因此,国外刑法规定的"贪污罪主体"仅是与国内刑法规定的贪污罪主体相近似的主体。归纳起来,国外刑法中的贪污罪主体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1、行政人员,主要指在国家机关中承担行政事务、履行公共职能的政府官员、职员和受国家机关委托承担行政事务的人员。2、司法人员,主要指在国家司法机关中行使司法职能的法官、检察官、陪审员、雇员和其他受委托从事司法公务的人员。3、立法人员,主要指在国家立法化关中行使立法职能的议会成员、民选代表、一般职员和其他受委托从事立法事务的人员。4、军职人员,主要指在部队中服现役和预备役的军人。除了上述各国都共同认可的贪污罪主体外,有些国家也把一些特殊职业的人员直接规定为贪污罪的主体:5、仲裁员,如法国、瑞±、日本、韩国等。6、将任公务员或卸任公务员,如美国、日本、印度等。7、鉴定人员、翻译人员,如瑞±、奧地利等。8、企业主管人员,如己西、奥地利。9、医生或助产±,如法国。10、代理人,如英国、新加坡。11、律师,如联邦德国。

     2005年10月27日,我国加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该公约规定,"公职人员"的含义是:1、缔约国中担任立法、行政或者司法职务的任何人员。无论该人是经任命还是经选举产生的,计酬或者不计酬的,长期或者临时的,资历长短;2、依照缔约国本国法律的规定或在该国相关法律领域中公认的,履行公共职能的人员,包括那些为公共机构、公营企业或公共服务机构工作的人员;3、在缔约国本国法律中被认为是"公职人员"的其他人员,但公约第二章所规定的"公职人员"是指那些在缔约国相关法律领域中公认的和依照该国法律规定,履行公共职能或者提供公共服务的任何人员。

   综上所述,国外刑法对贪污罪主体的规定更加具体,通常是直接将某一职业的从业人员规定为贪汚罪主体,使司法实务中操作更加简单明晰,不会产生较大争议,这与其所在国家的经济基础状况和对黃污罪的立法架构是密切相关的。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为了在不同国家之间达成一致,对主体的规定更加抽象一些,不排斥将公营企业中的人员纳入其中,也尊重各缔约国对贪污罪主体的特殊规定。但即便如此,公约也没有把公营企业中的全体人员都认定为"公职人员"。与国外刑法对贪污罪主体的规定相比,我国刑法规定的贪汚罪主体更加抽象、模糊,给司法实践中对贪污罪主体的甄别造成很大困惑。
责任编辑:抚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