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外作品 > 文学
心目中的“正义”
作者:南城县人民法院 吴琦  发布时间:2017-08-10 16:53:07 打印 字号: | |
  正义是什么?正义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路见不平一声吼”,是“包公铡驸马,大义杀亲侄”,这些多少带有一些快意恩仇的侠义和无私无畏的凛然。中国的传统观念一直强调了“正义”结果的重要性,却总是忽视了实现“正义”的方式。陈教授在《看得见的正义》中提出“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这个观点不算新,却对推动中国法治有着非常深刻的意义。“正义”不只是结果,更应该贯穿于整个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审判过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法治的进步,仅仅实体上的“正义”已经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为了追求所谓的实体“正义”而造成冤假错案也越来越被人诟病。人们不仅需要“让善良的人得到保护,让邪恶的人得到惩罚”的结果正义,也需要司法者在过程中足以信赖、善于倾听,懂得尊重。

  在我刚进入法院接触刑事案件时,庭里的前辈给我讲了一个辛普森的故事。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被指控谋杀了自己的妻子和餐厅服务员,超过半数的美国人也都认为辛普森是凶手。在庭审中,因洛杉矶市警方在调查案情过程中,未能严格遵循正当程序,出现了一系列严重失误,致使辛普森因证据不足被当庭无罪释放。这个案件在我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道格拉斯大法官说:“坚定地遵守严格的法律程序,是我们赖以实现人在法律面前平等享有正义的主要保证。”“重程序”也许会让极少数人逍遥法外,却会让更多人享有自由。这就是“看得见的正义”的意义。近年来,很多冤假错案被平反,大多数都是因为为了追求所谓实体上的“正义”,而忽视当事人的话语权、对当事人施以暴力造成的。司法者在办案过程中忽视程序,甚至程序违法造成了案件的错判。“迟到的正义即非正义”,案件平反后,国家为此给予当事人或其亲属经济上的巨额赔偿。而这样的赔偿,在几十年的青葱岁月面前、在鲜活的生命面前,在比生命更可贵的自由面前,显得如此微薄。还记得,呼格吉勒被判无罪时,他母亲痛哭流涕的景象。时隔18年真相大白了,但是呼格吉勒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18岁那一年,无法挽回。每个法律人都该深思,这样的悲剧不应重演。

  “如果你是一个领导者,请耐心听取申诉者所想,如果他要吐露心中委屈,请不要加以阻挡。可怜的人期待胜诉,更渴望向你倾诉衷肠。申诉一旦受阻,人们便会追问:“为何他冷若冰霜?”不是所有申诉都会成功,但好的听审能抚平心里的哀伤”。《看得见的正义》中作者引用了一首埃及的诗歌来表达听审的重要性。听审是指裁判者在权益争议双方的参与下,通过听取双方的证据、主张、意见和辩论,对有关争议加以裁决的活动。“你为什么不让我讲话?”在处理案件的过程中,也许因为忙没有时间,也许确实是当事人过于啰嗦,也许有先入为主的偏见,法官有时候会忽视听审。但忽视后随之而来的质疑是“你是不是跟对方有什么关系,对方是不是给了你什么好处?”忽视听审是对基本公民权利的无视,是对当事人尊严的冒犯,足以让当事人对法官产生不信任。很多案子法律上并不复杂,只是在看得见的程序上做得不够,正义也就被打了折扣。

  习总书记提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值得庆幸的是,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不断推进,科学技术广泛运用,司法公开不断深入,各项制度不断完善,在中国的法治历程上“看得见的正义”终将闪光。
责任编辑:抚中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