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外作品 > 文学
劳伦斯在中东
作者:南城县人民法院 曾艾雪  发布时间:2017-07-11 17:02:19 打印 字号: | |
  叙利亚战乱持续发酵,至今未能看到消停的指望,有关中东的故事也吸引着我收集这方面的纪实类、历史类书籍阅读。《阿拉伯的劳伦斯》就是其中之一,它主要描写发生于一战时期的中东故事,协约国、同盟国、阿拉伯起义军、犹太复国主义者纷纷登场,好不热闹。本书描述的不只是对劳伦斯在中东的事迹,还将当时中东的利益攸关者统统纳入讨论、铺述。

  石油,一个亘古不变的中东话题,无疑是引爆中东利益格局的导火索,但在当时石油并没有被大量发现,只囿于叙利亚、巴勒斯坦、伊拉克区域。石油作为稀缺资源,早就吸引着当时强国锋利凶险的目光,英、法、德、美对该地区的利益争夺充满着明争暗斗。此时该地区的宗主国或统治者还是奥斯曼帝国,德国与其一道称为同盟国。英、法作为另一方代表称为协约国,法国对叙利亚区域有统治要求,但并无实力介入,英国通过埃及、伊拉克加紧对巴勒斯坦渗透。而美国在当时奉行孤立主义,对该区域没有统治需求,只是寻找经济发展的资源—石油。在贝尔谢巴,英美石油公司在奥斯曼叙利亚总督的主持下开展竞标油田争夺战,虽然美国取得购买权,但不久奥斯曼帝国加入同盟国,与英国在该地区深入战斗着。遗憾的是,劳伦斯与英国在中东的石油利益竟在书中没能提及,让读者好不过瘾。

  协议,一个臭名昭著的中东烙印,类似英国与中国西藏私下签订的“麦克马洪线”或者英国自行炮制的“约翰逊线”、“杜兰线”,它是英、法两国背离阿拉伯民族及其统治者奥斯曼帝国秘密签订的,在临近一战结束时才公布出来,称为“赛克斯—皮科协定”。从书中可知,劳伦斯认为英国在中东的胜利与阿拉伯人民的起义是分不开的,该地区应属于阿拉伯国家所有。从战后格局来看,这份协议得到地区实际控制人的坚决落实。侯赛因国王试图扰乱局面,也因为心太大而实力太小,落得捡了芝麻掉了西瓜的结局。如果侯赛因战后臣服于英国的秩序安排,再二战期间慢慢图之,今天将呈现完全不一样的中东格局,也许泛阿拉伯国家形成了。美国当时推出民族自决主张,可惜并非实际控制人,哪怕参与者的身份都构不上,这一时期的美国应被称为空想期吧。

  劳伦斯,一个与阿拉伯命运颇深的历史人物,在书中扮演着冒险刺激、性格孤立的角色。本书在描写劳伦斯的倾向时,对其帮助阿拉伯民族进行了惟妙惟肖的生动刻化,以致让读者产生虚构的印象。试想,一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在英军的领导和指派下,深入阿拉伯地区与土耳其军队战斗只是为了阿拉伯人民的利益?本书写作基于劳伦斯的《智慧七柱》一书,自然对劳伦斯的内心有着深刻的剖析,但正如其所言,该书也存在与客观事实不符的内容。历史,只有通过收集大量史料,再加以研究论证,才能具备信以为真的条件。劳伦斯对“赛克斯—皮科协定”,支持侯赛因国王对中东未来的构想——泛阿拉伯国家,无疑是空中楼阁的臆想。

  间谍,劳伦斯在中东探查地形的身份,与耶鲁寻找石油的身份,与德国探子普吕弗的身份,均不谋而合。正所谓,知敌知彼,百战不怠。叙利亚总督统治下的地区,必定不可能一片祥和、安宁。奥斯曼帝国的疆土太大了,地理位置也太重要了,它处于聚光灯下被人觊觎就不会感到奇怪了。除了外来间谍,本地间谍也是手段高明,层出不穷的,在巴勒斯坦有犹太间谍网,在汉志有侯赛因,在叙利亚有阿拉伯间谍,在土耳其本地有土耳其复兴党。大厦将倾,千疮百孔,奥斯曼帝国的覆灭只是时间表的问题。

  英国,一个老谋深算的操盘手,一战前就开始对中东谋篇布局,是如今的中东格局的始作俑者。劳伦斯无疑是先头部队成员,土耳其部队与英属埃及在西奈、加沙的争夺战区域早已被劳伦斯勘查殆尽。德奥联军在英国严密部署下,也只能与英属部队焦灼着,退后挖土壕防守,双方将欧洲战场的景象亦步亦趋地照搬到加沙。如此,盟友的重要性就突显出来了,从敌人内部找盟友就更重要了。即使违背了“赛克斯—皮科协定”,英国与侯赛因国王的私下协议也照谈不误。当然,这些史料本书没有谈及,因为没有提到协议的名称,不符合英国人的习惯作法,故只能认为被骗者太好骗,或者说被骗者自愿被骗。在一战中,劳伦斯与侯赛因的三子费萨尔有着特殊联系,本书也着重阐明了劳伦斯支持费萨尔的观点。双方合作无间,成功谋取亚喀巴、大马士革。当然,这种战时情谊是不能影响到英国的统治需要的。在个人能力和影响下,劳伦斯还是帮助费萨尔在伊拉克登上王位。

  劳伦斯在中东的故事,与阿拉伯历史契合太深,以至于谈及阿拉伯历史,不得不先了解劳伦斯在中东的传奇经历。劳伦斯死后,二战阴云开始笼罩欧洲——纳粹德国崛起。英国丘吉尔感叹,像劳伦斯这样的人再也不会有了。
责任编辑:抚中法